【Lion Hearted 13:00】无题

沈氏集团旗下最大的娱乐经纪公司易主了,而这接班人的风声却是尚未对外界透露一星半点。沈家独子在国外游玩时意外身亡的消息早已传遍了娱乐圈,突然冒出来的新主人自然勾起各大媒体的好奇心。


沈氏本家虽是只有一支独苗,但沈家老爷素来风流,没有冠以沈姓的私生子怕是数都数不过来。饶是没有半点内部消息,娱乐记者也能凭着猜测大肆做文章,一言断定这沈氏娱乐的新当家必定是沈老爷的亲儿子,只不过不姓沈罢了。


朱正廷草草浏览了一遍当日热搜,点进热度高涨的“沈氏娱乐”词条翻看起来。


早在三年前,还在读大二的时候他就和沈氏签了合约,原定是将他安排在一个偶像男团里做舞蹈担当,然而国内偶像机制的不完善直接导致他们高开低走,好皮囊圈了一波粉,后续却没有好作品的巩固,出道时被标榜为国民男团的他们不出一年便糊穿地心。


偶像做不成了,公司也没让他闲着,三天两头的把小制作低成本的网剧剧本往经纪人手里送。几年过去朱正廷的代表作一栏只多了几部傻白甜网剧,只用刷脸不要演技的那种。


待会要去的酒会是公司内部举办的,沈氏娱乐的新当家会出席。经纪人特意叮嘱他要主动一些去敬个酒刷下脸,朱正廷心中倒是觉得这必然是无用功,用一杯酒就能换来好资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圈里外形出众的艺人比比皆是,他算不上多出彩,专长无处发挥,演技平平,这几年来在公司处在不上不下的位置,十足尴尬。


朱正廷被安排在外围的位置,在公司排的上号的知名艺人才坐得比较靠前,至于最中心的那桌,自然是核心管理层了。纷纷落座的众人视线不约而同地朝同一个方向飘去,心中的好奇不言自明,然而没过几分钟就被主持人的一句“董事长因事务缠身无法出席”通通打回。


看来经纪人交代的事是注定办不成了,朱正廷乐得轻松,索性提前离席。


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刚溜出大门就被经纪人截了胡,朱正廷略带心虚地摸了摸鼻尖,气势上倒是一点也没弱下去,“这么巧?”,说着手一伸就搭到人肩上,“正好送我回家,走~”


拽了半天没把人拽动半分,手里却被塞了张房卡的朱正廷一脸问号。


“你必须去。”


经纪人虽是没能给他争来什么资源,但一向也是尽心尽力的老大哥形象,从来没把朱正廷往坑里推过,这回他脸上的笑却是有些挂不住了,“哥?”


电梯间上方闪着橙光的数字不断跳动,朱正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明白为什么经纪人特意叮嘱今天的行头要特意挑选了,见未来金主可不得花点心思吗。


衣着光鲜亮丽,嘴角却是丝毫也勾不起来,朱正廷盯着鞋尖思索着爽约的后果,打压?雪藏?或者干脆让他直接丢了这份工作,在圈子里再也混不下去?


提示铃响,一身洁白西装的青年顿了顿还是迈步向外走去,一脸镇定自若,唯有捏紧房卡的手心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甚至还不如从前。在把手搭在房门上之前,脑海里净是随意拼接的记忆片段,19岁的他在话剧社排演的时候遇见了油画系的蔡徐坤,低垂着脑袋坐在观众席涂画着活动宣传海报;平日节俭只为攒钱买颜料的蔡徐坤给朱正廷买甜点时却从不手软,庆祝的理由可以是今天天气很好,也可能是朱正廷在舞蹈比赛又获了奖。


两人就像每一对普通平凡的情侣一样,不吝啬对彼此的爱意,悉心计划着有对方的未来。即便到了朱正廷握着话筒语气平淡说出“分手”两个字的那天,相隔甚远的另一边沉默了一阵后,终于传来一个“好”字。


后来他又说,“蔡徐坤,我会变得更好的。”


我变得更好以后,就回到你身边。



只是没想到,偏偏在最狼狈时再次会面。


要不是确认青年右手背上的疤痕与记忆中完全一致,朱正廷简直要怀疑蔡徐坤有一个双胞胎兄弟。这是整幢楼最顶层的套间,不难猜测男人现在的身份。


浴袍系得松垮也没能掩住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形,朱正廷怔怔地看着他在桌台前倒酒,而桌上仅有一只高脚杯,这似乎应该是个独酌的夜晚。


朱正廷不知自己在门口傻站了多久,眼看着蔡徐坤倒了一杯又喝一杯,心里只是想他洗完澡后不爱吹头发的习惯还是没变,任由湿润的黑发贴在额际,时不时滑落几颗水珠。


“这几年,过得还好吗。”


与其说是问句,反而更像蔡徐坤的自言自语。也许是因为许久没出声,朱正廷喉头一阵发干,干涩地发出一个“好”字。


他自然不会以为蔡徐坤开这个房是来和他探讨这几年过得好不好的,于是先是将外套丢到地上,再伸手探向衬衫领口的纽扣。


“你做什么?”


原本想凭借低头来掩饰不安的人闻言疑惑地望向立在房间中央的青年,蔡徐坤眼中的不耐显而易见,或许还有几分恼怒。朱正廷呆了一瞬,弯腰捡起地上的外套,讷讷地说出一句“我先洗澡”就要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而蔡徐坤却是像被冒犯一般,伸手指向门口,“出去。”



被赶出来以后,朱正廷不知怎么打的车回到住所,直到第二天一早被经纪人从被窝挖起再拖到保姆车上,他仍觉得昨晚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梦。


然而经纪人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如梦初醒,经纪人老大哥特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昨晚辛苦了。”


朱正廷含在嘴里的一口水险些喷出来,一时无言,又听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


经纪人扬了扬手机,“公司现在有让你重新以偶像身份出道的打算”,顿了顿,又特意降低声量贴近朱正廷耳旁,“但是还没具体的说法。”言罢给了一个“看你表现”的眼神。


这下朱正廷更是无言以对,只好抽了抽嘴角保持沉默。他总不能说他和沈氏新任少东家并不是那种关系吧,昨晚说了没两句就被赶出房门不说,对方简直视他为洪水猛兽。


眼下是不会安排他再接傻白甜网剧了,但先前应下来的剧还是得如约拍完。那天过后,朱正廷照常开始了驻扎剧组的生活,几周过去生活波澜不惊,仿佛那一夜只是个意外的插曲。


这天拍的是女主闹矛盾与男主因闹矛盾分道扬镳后遇险,男二挺身而出却不慎落水的戏码。由于搭戏演员迟到,原定于下午拍摄的场景硬是拖到了傍晚,导演一如既往的严格让朱正廷几近零点才得以收工。


没有助理帮忙打点,他干脆湿着一身衣服回酒店。饶是身体条件再好的人也扛不住边远山区昼夜温差大的特性,于是朱正廷一路打着喷嚏往房间狂奔,吸溜着鼻涕正要关门就瞅见房内站了个他绝对没想到的人。


蔡徐坤显然等了很久,桌上的烟灰缸里积了一层烟灰,细长的指间还亮着一点星火。房内的烟味却不很重,窗户正大开着通风,一阵风吹来让立在门口湿嗒嗒的朱正廷又打了个喷嚏。


只见一身黑色正装的男人面上又是风雨欲来的架势,唯恐被赶出去的朱正廷连忙跑进洗手间,没过一会儿蔡徐坤就听见隔着浴室门传来一句“这是我的房间”,外加一个响亮的喷嚏。


站在淋浴头下往身上抹着泡泡的朱正廷猜想蔡徐坤可能是下定决心要潜他了,索性闭了闭眼伸手探向身后,直到将全身都清洗得一干二净才往外走去。


而这时他已经因为在浴室待的太久脸颊飘红,连带着脖颈也泛着不正常的红。早已将烟熄灭的蔡徐坤倚在桌边看向终于舍得从浴室出来的朱正廷,嘴唇动了动,“你发烧了?”


在朱正廷极力证明自己并没有发烧以后,剧情还是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发展。两人无言地躺在双人床的两边,中间还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蔡徐坤按灭了床头的灯,轻轻说了句,“睡吧。”


朱正廷浑身僵硬地平躺着,两手按在浴袍的腰带上,脑内一片混乱。


他的前男友,A大的油画系高材生,三年过后摇身一变成了沈氏娱乐的新少当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剧组和他挤一张三星级酒店的双人床?


他设想过许多两人重逢的场景,唯独没有此时此刻的这种。


窗边的遮光帘拉了一半,洒进来的月光不多不少,室内的空调温度也是正好。朱正廷想了又想,却不知以什么开头才好,房内仍是一片静谧。或许因为身体太过疲惫,最终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蔡徐坤自然是不在了,与寻常不同的仅有向来只做摆设的烟灰缸里多出的一层烟灰而已。


没过几天,朱正廷饰演的男二戏份杀青了。公司短期内没再给他另作安排,他只好先回家歇着。一闲着就忍不住开始整理清扫,翻出了前几年亲自写的词曲手稿,握着折了边角的泛黄纸张,才意识到先前同个组合的成员几乎都退圈过起了另一种生活,继续学业或者找一份其他的工作,从前的种种被遗弃在角落。


正当朱正廷沉浸于感怀,电话铃声就不适时地响了起来。按照经纪人的要求赶到公司,会议室的门一推开就看见他的经纪人老大哥,一位知名音乐制作人,和蔡徐坤。


后面两位看起来相谈甚欢,并没有将多余的注意力分给刚刚到场的朱正廷。然而没过多久,蔡徐坤,不对,蔡总就先行离开了。


当天,朱正廷再次以唱跳歌手Solo出道的策划算是定下来了。他自然知道是谁的功劳,但是当经纪人再次搭着他的肩,一脸语重心长地说“正廷你真的辛苦了,身体要好好补补”时,朱正廷终究忍不住了。


朱正廷:???


“缺啥补啥,必须多吃几斤猪腰子!”

朱正廷:??????



与A大南门相距几百米的地方建有几栋单身公寓,租住的多是在校大学生。门铃旁挂有“16A”的门牌,门边还贴着三年前的对联,只是因为时间而泛起了些许褶皱,缺了些边角。


来之前,朱正廷特意把头发染回了黑色,修剪了鬓角,走在路上看起来仍像个在校大学生。


如果住在这里的不再是他,就装作走错楼层好了,如果还是他,那么客厅应该还挂着那幅画像。19岁的朱正廷站在台上抱着几本书等在教学楼的转角,白衬衫最上边的纽扣没系,脚下踏着系带帆布鞋,坐在台下的蔡徐坤把这一幕画了下来。


画框还是他陪蔡徐坤去买颜料时一同挑选的,朱正廷这么想着按下了门铃。







END


请期待下一位老师 @Juicy九寻 


评论 ( 43 )
热度 ( 7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