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为你写一首歌】Love/匿名短信

12yxgj营业啦!

BGM:《Love》 徐佳莹

这篇是为了满足之前叨叨过的心机受设定,阿卡以为阿糖是傻白甜,其实阿糖切开是黑的,不过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不假哦~


01


两分钟前,蔡徐坤收到一条匿名短信,一条很长的匿名短信。


蔡徐坤和朱正廷已经在一起一月有余,他们约好傍晚在A大校门口见,一起去西门的林记米粉吃晚饭,朱正廷的那份要多加一个煎蛋,然后去看期待已久的电影首映。


他本应照常右划删除,尤其是在和朱正廷在一起之后,他更有必要这样做。加微信还要通过验证,短信倒是方便许多,只要能问来号码就能轻易地传达自己的心意,默默暗恋又鼓不起勇气当面表白的人往往会选择这种方式,不必被当面拒绝似乎会让他们好受一些。


蔡徐坤时不时就要收到一些篇幅甚长、言语缱绻缠绵的告白短信,一开始还会耐着性子看下去,后来便干脆当做没看到直接移入垃圾箱了,无非都是些远远观望却从未交谈的爱慕者,总不能指望自己凭着只言片语就能够对对方产生爱意吧。


但这次显然并不是某个羞于开口的暗恋者,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朱正廷骗了你。”


骗什么?


蔡徐坤嘴角噙笑,回想了一下自相识以来朱正廷在他面前的形象,觉得被骗的只可能是对方。像个兔子似的,又白又软,一副无害的模样,只会让人担心他被害。


02


三月中旬的B城,些微的回暖盖不过风里散不去的寒意,在充满暖气的屋里窝着最好不过了。


但下午是A大和对门O大的篮球友谊赛,O大篮球队虽然没什么看头,但A大理工院的院草蔡徐坤肯定是会出赛的。


果不其然,看台上几乎坐满了人。虽然O大是艺术类院校,但篮球队实力也相当强劲,三两分的差距拉得并不容易,打起来有些酣畅淋漓的滋味。


中场休息的哨响,蔡徐坤抬手擦了把汗,一手接过队友掷过来的冰冻矿泉水,拧开瓶盖刚要往嘴里倒就被一股莫名冲来的力量撞了个踉跄,再抬眼的时候手里的水去了大半,几乎都洒在了对方身上。


也许是因为场馆里人多暖和,那人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衫,浸了水这会湿哒哒地黏在身上,精瘦的腰线越发明显,偏偏这人还连忙躬身道歉,两颗没系上的扣子配合着弯腰的动作让衣襟大敞,从蔡徐坤的视角看去多了些他人窥不见的内容。


蔡徐坤只好连说几声没关系,让羞窘得耳尖发红的人站直身来,又拉着人去了更衣室。


蔡徐坤拉开自己专属的储物格,里边塞了好几件图案相同的T恤,黑色或是白色的,拿出一件递过去的时候随意地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接过衣服迅速套上的人抬眼对上蔡徐坤的眼神,一字一顿地回应:“朱、正、廷。”


蔡徐坤点点头,寻思着要不要再找个话题,结果那人晃了晃握在手里的手机,边往门口退边快速解释:“我朋友在找我,先走了。”


一个拜字还没说出口人影就消失在门后,蔡徐坤放下举到半空还没来得及挥的手,撇了撇嘴。


球赛结束后,环顾周围却没搜寻到那抹熟悉的人影,于是蔡徐坤只好拎着一件半湿的白衬衫走回宿舍。刚把衣服泡到盆里,就接到篮球队经理打来的电话,在老地方的赛后聚会。蔡徐坤应了下来,盯着盆里飘成一团的白色兀自发愣,没有那人的联系方式,怎么把衣服换回来?


蔡徐坤赶到KTV的时候节目已经过去大半,大多人已经闹腾累了歪倒在沙发上时不时喝几口小酒,只有三两个精力多的用不完的麦霸仍在放声高歌,他只好揉揉太阳穴找一个能落脚的地方坐下。


刚坐下没多久,就有一个女孩来敲门,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一脸古灵精怪,“我是隔壁O大舞蹈系的,可以过来一块儿玩吗?”


队里那几个整日抱怨理工大学没妹子的单身汉自然求之不得,主动把隔壁的一屋人都请了过来,这一请就请来了五六个妹子,顺带几个汉子,原本要进入尾声的聚会再度热闹起来。几个精疲力尽的队友转眼就切换成精力无穷模式和妹子聊得火热,不知道谁眼尖说了一句,“哎,蔡徐坤你怎么和这人穿情侣装啊?”


撞衫是不太可能的,蔡徐坤整日穿来穿去那几件非黑即白的衣服看似批发,实则是他熬夜抢来的限量版,买一件不够,还两种色都买了好几件屯着。


然而这人确实穿着和蔡徐坤同款不同色的衣服,巧了,正是下午和蔡徐坤孤男寡男共处更衣室的朱正廷。


朱正廷也是一愣,然后隔着几个人朝他笑笑,又埋首于猜拳罚酒的游戏,在包厢昏暗的灯光下竟显出些别样的气质。他连续划拳几次都输了个彻底,在一群人的嬉笑中接过一杯冒着泡的澄黄液体往嘴里灌,很帅气的一口闷,但总有几滴顺着嘴角滑落到线条优美的脖颈,蔡徐坤身体比脑子快一步地把纸巾按了上去。


朱正廷半眯着眼望了回去,手上却一刻不停地继续灌酒,指腹下喉结滚动的触感很清晰,蔡徐坤像是被烫到一般收回手,坐回原位也要了一杯酒,表面冷静内心却成了缺了一角的积木,摇摇晃晃,欲坠不坠。


蔡徐坤自然是不能独自一人坐到散场的,最开始来敲门的那个女孩挨着他坐下,把涂着漂亮指甲的手伸到蔡徐坤面前,“帅哥,能不能加我微信呀?”


毫不拐弯,直截了当,听说很多被人追求惯了的人就喜欢这种打直球的。


蔡徐坤向来欣赏趁着年轻主动追求幸福的人,前提是对方追的不是他本人,他歪着脑袋想了想,伸手指向不远处和旁人划拳划得正在兴头上的白衣青年,“你认识他吗?”


女孩把掉到额前的长发捋到耳后,点点头,一脸矜持又暗含几分期待。


03


那女孩似乎深谙倒追的道理,等了两天没等到蔡徐坤的消息,终于忍不住主动约他出来吃中饭。

蔡徐坤当然说好,但推掉了后续的约会安排,用餐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提了几次朱正廷,对方自以为抓住了个可以畅聊的话题便开始滔滔不绝。


朱正廷是O大舞蹈学院中国舞系的系草,成绩优异,拿了不少奖项,是导师的得意门生。至于私人生活不太了解,只知道他自入学以来一直单身,当然,艺术院校的男生的性向一栏在脱单以前都可以默认为“不确定”。


女孩看起来和朱正廷只是普通同学关系,因为朱正廷在众人中比较出彩的原因才对他有些了解,蔡徐坤便没再多问。


蔡徐坤极少与不相熟的异性单独相约,那女孩自然以为自己成功了一半,没想到他们俩的聊天记录止步于她给蔡徐坤推荐了朱正廷的微信名片。


蔡徐坤给朱正廷发的好友申请通过得很快,他还没想好第一句话该怎么说,对方就先发了一句,“不好意思,你的衣服还在我这里【双手合十】”


“没事,你的也在我这。”蔡徐坤想了想,把挂在衣柜里的白衬衫拿出来拍了个照发过去。


两分钟过去了,蔡徐坤切到微博界面刷了好几条微博又点开微信,对方还没回,于是动动手指又发了一句,“那我们什么时候见一面?”


“好。但可能要过几天,我这几天忙期中考【委屈巴巴】”


蔡徐坤把熨烫平整的衬衫又挂回衣柜里,内心雀跃,以至于嘴上开始哼小曲儿。


04


匿名短信里说“朱正廷是蓄意接近你的”,蔡徐坤觉得好笑,不管是加微信还是约见面都是他自己主动的,要不是自己想办法弄来了联系方式,朱正廷十有八九把他的衣服借走了这回事忘得一干二净,而且那件因意外而壮烈牺牲的白衬衫怕也是被它的主人忘到九霄云外。


至于最初的那一撞和当天晚上的再次相见当然是偶遇,那个主动加他微信的女孩更不可能是朱正廷的助攻挚友。


05


距离俩人约好的时间还有两小时,蔡徐坤对着镜子理了理今日格外桀骜不驯的头发,揉弄半天最终拿过一个棒球帽往上一盖,感觉舒服多了。随即转身再次打开随身的背包,确定折叠整齐的白衬衫完好地躺在里边后拉上拉链,深呼了一口气。


在床上躺了一上午也不舍得起身的舍友从床栏边探出个脑袋来,“不是吧坤哥,春天来啦?”


蔡徐坤指了指挂在墙上的日历,大大的“春分”两个字,春天确实来了。


紧张的时候要转移注意力,越是想着会让自己紧张的事反而更紧张,蔡徐坤这么想着点开微信,恰好刷出朱正廷刚发的朋友圈。


是一张泳装照,准确来说是朱正廷倚在游泳池边垂着脑袋拨弄自己的头发,平日遮挡住额头的刘海被撩了上去,整个人湿漉漉的。


摄影师的角度有些奇妙,光洁的肩背一览无余,其余的部分隐没在水里,若是忽略游泳池这个背景,蔡徐坤可能以为图里的主人公是全裸的。


“图书馆?”

“图书馆旁边的游泳馆【对手指】”


朱正廷可以说是秒回评论,蔡徐坤莞尔一笑,可能是笑前两天刚说了要专心准备期中考的朱正廷忙里偷闲,也可能在暗喜他们的对话竟像是相熟已久的友人。


06


林记米粉的酸菜牛肉面总是热腾腾的,升腾而起的雾气把朱正廷的眼镜糊得一片白,于是他把眼镜摘了放到桌上,微眯着近视的眼把自己碗里的香菜往蔡徐坤的碗里夹,末了还把一块自己不爱吃的肥肉塞了过去。


蔡徐坤单手撑着下巴,安静地看着朱正廷这一连串习惯成自然的动作,突然想到他们第一次单独约出来见面的时候也是约在这里,当时的朱正廷应该是刚在游泳馆的淋浴间冲了个澡,身上擦得很干燥,但是为了赶着见他,头发没来得及吹干,发梢带着明显的湿意。


如果要把一碗混合了难吃的和好吃的食物都吃完,是先吃好吃的,还是先吃难吃的?朱正廷应该属于后者。


朱正廷从蔡徐坤手里接过装着白衬衫的纸袋时,上菜的小哥恰好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面,一碗酸菜牛肉面,一碗番茄鸡蛋面。蔡徐坤没急着动筷,视线落在朱正廷身上,把他的表情变化收尽眼底,然后把自己面前原封不动的番茄鸡蛋面往前一推,“要不你吃我的吧?”


朱正廷嚼着嘴里的香菜,看了一眼一片红黄白就是没加香菜的番茄鸡蛋面,又低头瞅了瞅自己碗里的牛肉,一脸纠结。


要说还有什么不同,在最初蔡徐坤频繁约朱正廷出来的时候,后者都是不戴眼镜的,穿着虽说不上有多用心搭配,至少不会穿着大裤衩鼻梁上架着近视眼镜就和他见面。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蔡徐坤伸手把朱正廷方才没挑干净的一片肥肉夹到自己碗里。


蔡徐坤并不介意在日益相处中展现更加真实的自己,但朱正廷嘴上吸溜着面条还不忘盯着手机看这一点确实算得上反常。


可能是嫌腾出手来打字太过麻烦,朱正廷干脆开始语音,听起来是在聊期末考核的事情。蔡徐坤静静听着专心吃面,但和朱正廷对话的那个声音透过声筒外放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说了个名字,用疑惑的语气,看向朱正廷。他也没料到自己还记得那个只和自己吃了一顿饭的女生的名字,蔡徐坤至今没删她的微信,而且给她的备注是红娘。


朱正廷看起来毫不惊讶,“嗯,我朋友。”


一心吃面的蔡徐坤速度比朱正廷快了许多,他搅着不剩几根面条的面汤又问了句:“很熟?”


朱正廷已经把手机收进了口袋,嘴里咀嚼着味道鲜美的牛肉一脸满足,含糊地回应:“对,艺考的时候就认识了。”


07


电影首映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电影院离学校并不远,他们照常先走去O大的北门,然后蔡徐坤再绕回A大。


夜幕四合,弯月躲在云层之后格外朦胧,并无几丝天光,只余几盏路灯照亮前路。冷清的人行道上稀稀拉拉几个人,大多是和他们一样看首映的大学生,步履悠悠往同一个方向走去。


五月已然是短袖短裤的季节,两人并肩走着时不时就手肘贴手臂,朱正廷的体温要凉一些,他干脆伸手握上蔡徐坤的手腕。这下好了,彻底贴在一块了,蔡徐坤侧过脸看过去,朱正廷也正好望过来,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他问:“如果我骗了你怎么办?”


“哦?骗什么?”蔡徐坤好似把他的问题当做异想天开的玩笑,一脸揶揄地回问。


朱正廷不满他调笑的态度,扁着嘴伸出另一只手点了点蔡徐坤的胸膛,“你的心。”


话说完了,正要把手收回来却被蔡徐坤抓住,力气不大却让他无法动弹,食指就保持着点在蔡徐坤胸前的位置一动不动,两人默契地停住脚步站在人行道中央。


前方几米连着两盏路灯都没亮,年久失修,但昏黄的灯光将朱正廷脸上的不安照得很清晰。


蔡徐坤轻叹了口气,两手同时松开的时候没有错过对方眼里突然的无措,但下一瞬便捧住朱正廷的脸庞,鼻尖相碰的时候,朱正廷终于等来他的审判,“愿者上钩,怎么能叫骗呢。嗯?”








END




彩蛋


被蔡徐坤备注为“红娘”的女孩把售货员找回的零钱随手塞进口袋,边专心致志地往鱼蛋上挤番茄酱边叨叨个不停:“朱正廷你行啊,把人泡到手感情稳定以后故意让之前的事败露,高啊实在是高!”


朱正廷不置可否,满足地吸溜一口手里的椰果奶绿,加了冰的。他现在可是美人在怀,一身轻松。









下一棒的太太是我们的天赋车手 @氢氧化钠有点咸 

评论 ( 74 )
热度 ( 8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