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I wanna

I wanna take you everywhere I've been to

Tell all my people tales how I got you



“肖战!”

肖战被吓得手一抖,差点把挂烫机甩到了地上,嘴上连忙应着边拿起挂在一旁的衬衫和外套往浴室里赶。


王一博正赤着上身光脚仔细打量镜子里映出来的精致脸庞,他向来不用酒店里备着的毛巾,脸上的水珠自然顺着线条优美的下颌线往下滴落,落在身上或者地上。肖战见状只好先将熨烫平整的西服往置物架上一挂,过了一会儿拿着一条白毛巾走了进来,自顾自的走上前就往王一博脸上按,随即又是一顿揉搓,末了手脚熟练地将对方身上的水珠也擦了个干净才退开几步。


他做王一博的助理有一段时间了,抱着积攒社会经验的目的被同学介绍给男明星做助理,他一开始当然是拒绝的。当时朋友说那边找人很急,恰好他也找实习找的很急,出于信任便应了下来,后来想推了也说不过去,按照合约上写的,起码要做够三个月才行,转眼也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一个月不长不短,足够他摸清用什么力道帮王一博擦脸才恰到好处,每回外出都要带上干净的毛巾浴巾,提前熨烫要穿的衣服,适时的时候递上保温杯,王一博年纪虽小,却是有养生的一面,用枸杞菊花泡茶几乎是常态。一开始肖战还会把每一项都记录下来,甚至定几个闹钟以免忘记,现在过了记忆的周期,已经把对方的生活习惯摸的清清楚楚了。


穿衣服倒用不上肖战帮忙动手,他站在一旁走神,思索着后天发工资了他能买几盒新颜料,恰好赶上法定节假日,正好出外写生。其实就算是法定节假日,王一博也极可能不放假的,但好在他有好几个助理,他只要和其他几个人商量一下就好。


肖战脑内幻想着美妙的假期忍不住嘴角一弯,一回神正好对上王一博有些不悦的眼神,他正在和领带做战斗,大概是以为肖战在笑他手指间的无措,干脆放弃,开口道:“你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王一博穿西装,不会打领带实属正常,肖战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再次上前,手指几个利落的动作给他系了个亚伯特王子结,快要完成的时候边将结往衬衫领口处收紧边问:“会不会太紧?”


被问的人唇线紧抿,摇了摇头避开他的眼神,肖战倒觉得有些疑惑起来。实话说,他时而觉得王一博着实有些龟毛,要求不少,话也挺多,今天却意外的话少起来。


他有些不祥的预感,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妥来。


王一博着装完毕以后就要往外走,他自然是要跟上去的,没想到王一博扶着门的手一顿,半转过身对他说:“你不用去了。”


那应该是有其他助理陪着去吧,肖战点点头站在原地不动了。


一个人待在酒店房间里自然是不可能只发呆的,好不容易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肖战逐个点开各个社交软件查收通知,因为这份工作错过提交作业时间而被迫重修的事情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王一博脾气并不差,就是有些捉摸不透。上一回肖战和其他助理嘀咕自己因为半夜被叫去王一博家,第二天直接跟着跑行程直到一天结束躺在床上才想起作业还躺在宿舍桌上忘记交了。奈何那个老师的作风向来贯彻过期不候这四个字,他只好扼腕叹息,但又忍不住腹诽王一博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让自己送宵夜。送了就罢了,还要陪吃,吃完还一扬手就让他别往回跑了,反正明天还是要跟着他的。这话实在很有道理,以至于当时的他脑子当机忘了还要交作业这回事,一句话也没反驳便乖乖听话了。


听着他叽里呱啦说了一长串的助理A一脸疑惑,直看的肖战背后发毛以为王一博突然从后边蹦出来抓包了,一转身看到被讨论的人正对着摄像机凹造型拍杂志照,肖战才松了一口气。


助理A一脸犹豫地开口:“一博从来不会在下班时间把助理叫过去的。”

助理B点点头,接腔道:“而且还是他家里。”


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然而这是真的,肖战只好狠狠咬了一口手抓饼默默泄愤。


果然,他重修那门课的灭绝师太再度要求在假期后交作业,要求照样是那四个字,过时不候。这次他长教训了,决计要和其他助理成功换班,在假期腾出时间来好好耕耘学业。肖战这么想着点开助理私下开的小群,手指在屏幕上快速跳动,然后点击发送。


还没等到回复,房间的门却突然从外边被打开,嘀的一声在沉寂的空间里格外响亮,惊得肖战倏的一下站起身来,行为明明坦坦荡荡,面上却是掩不住的慌张。


手上有备用卡能把门打开的只能是王一博的经纪人,她的眉头皱得很明显:“你怎么还在这?”


“啊?”


一脸惊愕显然无济于事,肖战连忙跟出去,边走边听比自己矮了一头的上司讲话,她的语气里有几分难掩的训斥意味:“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博突然辞了所有助理,指名只让你留下……”,把高跟鞋踩的哒哒响的女人把在嘴角转了一圈的话又憋了回去,话锋一转,“既然现在只剩你一个,你就就别想着偷懒。”


肖战站在密闭的电梯间里努力回想自己哪里得罪了王一博,心情复杂。男人间的矛盾不是应该有话好好说,还不行就动手,大不了打一架就完了吗,王一博这是哪一出他是真的不懂了。


一起坐在保姆车里的时候王一博又把他当做了隐形人,自顾自的玩手机,肖战只好乖乖缩在后排一声不吱,总不能当面质问自个儿老板的不是。但想到没人能在假期替班了,又忍不住情绪低落起来,垂着头继续在心里讨伐王一博,被捏在手里的应援扇险些变形。


这幅景象恰好落在抬头往窗外看的王一博眼里,倒映在单向窗纸上的肖战的每一个小动作被前排的人窥探的一清二楚。


事出必然是有因的,但这因却让王一博无法开口。


半个月前,王一博按工作安排出席酒会,本应在外边等他的肖战为了给他送一件白衬衫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他身上的那件一不小心被旁人泼湿了。


念及肖战在外边等了那么久,很可能没来得及吃完饭,就干脆让他待在里边吃吃喝喝,没想到他去休息室换件衬衫的功夫就看到他被一个人拦在走道上,那人伸手指向了内部电梯的方向,酒店的二层作酒会场地之用,再往上自然都是些供人休息之用的房间,意味不言自明。


把他拦下的那人笑容里有些内容,肖战没有多想,下意识的摇摇头。王一博正好从转角的休息室走出来,肖战便往那边指了指,那人就没再理他反而向王一博走去,聊了两句又自行离开了。当时王一博的脸色算不上好,但他向来都是面无表情的状态居多,这回事转眼就被肖战忘了。


但王一博却是印象深刻,那人在圈里的名声奇臭,最喜欢对初出茅庐的新人下手,走到王一博身侧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你师弟?”


“助理而已。”


这人眼波流转间倒也还是有几分能看的,只可惜眉眼间的狡黠之意太过明显,“哦。那更好了,一博你也不缺一个助理。”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一博打断,“不行。”


于是王一博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确实很缺一个助理,因为他只剩一个助理。甚至在所有可能遇上那人的场合都不想让肖战出现,明目张胆地主动让肖战旷工。


当然,不知晓内情的肖战自然是不能理解他这份好意了。


不过好在这回那危险人物没再盯着肖战不放了,王一博暗自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人心中生出些别的主意来。


车停在王一博家门口的时候,肖战正打算拜托司机送他到邻近的公交站,这样他好回学校,毕竟王一博住的这小区刻意有些偏僻,离市区有些距离。


没料到的是下了班就把领带扯松扣子解开好几颗的人下了车非但不急着关车门,还对肖战说:“你也来。”


我来?来什么?


肖战一脸问号甚至还带了些不满,王一博指了指他脚边的几个纸袋,里边是赞助商送来的服装,明天拍摄时要派上用场。


他明明可以提得动的,肖战叹了口气还是乖乖下车跟上去。


不出肖战所料,王一博的今日反常仍未结束,他走路的步子很快,领先了几步又突然停下来背着身走,正好和肖战可以面对面,让后者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这还不是最惊悚的,王一博开口问:“要不要吃宵夜?”


身为明星却总惦记着吃宵夜,当然他知道王一博年纪小还在长身体的年纪,肖战继续心口不一:“你点了宵夜?”


“没有,我煮。”


王一博所谓的绝佳宵夜就是泡面,而且是他亲自煮的泡面。


然而亲眼目睹他在水还没开的时候就把面饼一股脑地往锅里倒,肖战只觉得额角冷汗直流,犹豫再三还是亲自上阵了。


这样却是正好着了王一博的道,他是很喜欢这个牌子的泡面,自己煮的还算可以下咽,但如果是肖战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王一博心里美滋滋。


两人坐在餐桌上面对面吸溜着泡面的时候,头顶暖黄暖黄的吊灯让人恍然觉得气氛还算温馨,肖战忍不住开口问:“你看我不顺眼吗?”


“没有啊。”王一博吃面的速度很快,三两下就解决完毕,这会儿连面汤舍不得放过,勉强分了些神看向肖战。


“那你……”

那你为什么大半夜把我叫来你家,把其他助理辞了却不和我说一声,平白增加我的工作量,而且还让我被动旷工。肖战心里有千百个问题,一时半会却没法竹筒倒豆子一般通通说出来,才说了两个字就卡了壳儿。


王一博却是意会了他这一言难尽的表情,轻飘飘地说了句:“喜欢你啊。”


随即转身就往卧室的方向走去,没过一会儿里边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而肖战还坐在餐桌旁回不过神来。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