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有借有还


因为下午没有戏份安排,王一博中午就回了酒店,睡了个补眠觉后就开始翻剧本,虽然蓝忘机的台词不多,但神情姿态上的演绎还是需要多加揣摩。更别说演员表公开以后,微博上尽是一片质疑,无形中肩上的压力更大了些。


一人的独处时间过的比想象中更快,再抬起眼的时候窗外已是落日余晖的景象,偏僻郊区的温度总是降得更快,正午时分恰好舒适的空调温度此时却让人感到几分凉意。


划开手机屏幕,王一博照常搜索了些摩托车赛事的相关消息,过了把眼瘾以后反而心中生出更多不满足来。前一阵整天泡在拍摄现场的日子里,他还能趁拍戏的休息间隙和肖战聊一聊,其实肖战对这方面并不是多懂的样子,但总会耐心听他讲,一脸温柔。


然而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要不是肖战主动问王一博借了好几回防晒喷雾,两人也没法迅速熟络起来。


大了六岁的哥哥先是从他手里接过防晒喷雾,喷了两喷在自己手心又迅速地拍到王一博脖颈上,抹了两下又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收回了手。


老实说,王一博不说话的时候确实和蓝忘机挺像的,内敛慢热,说不上闷骚,但完全不属于可以和人迅速打得火热的类型。所以肖战时常会在犹豫或纠结自己的行为会不会超过了两人交情的界限,然而对方也没个反应,看不出反感,也看不出乐意。


于是肖战索性拿着从王一博那儿顺来的防晒喷雾开始和自己的手臂做战斗,心里还转起了小弯弯,在旁人看来话也没有比王一博多多少的他,心思实际上要比后者活络不少。


后知后觉的王一博等了几秒却发现肖战开始在自己身上涂涂抹抹了,只好抬起手臂把脖颈处的防晒抹匀,其实天气也不算太热,就是他们的戏服太过厚重,一层叠着一层,做多几个动作就要浑身流汗,防晒往往要补好多回。


“肖战...”,被叫到名字的人迅速抬眼看了过去,手心里还躺着一坨刚挤出来的防晒喷雾,“...哥哥,我还要。”王一博说着指了指肖战手里的喷雾,倒也不伸出手来接,而是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眼里似是闪着些期待的光。


哥哥照顾弟弟好像是理所当然的,肖战嘴角一弯只好迎了上去,站在剧组外边试图蹭些路透图的记者恰好把这一幕拍了下来,还加班加点的当天就出了新闻稿,配上几张高糊的图,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百字。


很不巧,正好被例行在百度搜索自己名字的王一博看到了。边往下滑动着网页边站起身来活动一下筋骨的人先是想着是时候去楼下餐厅吃晚餐了,然后又暗自庆幸这路透图够糊,糊到自己诡计得逞的小表情也看不真切起来。


然而刚拉开门正要往外走就和抬起手要敲门的肖战撞了个正着,而且是还戴着假发一身长袍的肖战,那几缕向来飘逸的额发却湿哒哒地贴在脸上,视线往下一移才发现对方竟是浑身都湿透了,沾了水的灰黑长袍比平日更贴身形了些。


仍是一头雾水的王一博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把人让了进来,肖战倒是不好意思起来,生怕弄脏了房间的地毯,几步就跨进了浴室,然后又探出个头,一脸可怜兮兮,“突然就下暴雨,淋成了落汤鸡。”


“噢。”王一博只好先把门关起来,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人却不知该如何接话,不熟悉的情境让他又变回了最初木讷寡言的样子。


肖战倒是完全没感到尴尬,似是为了能和王一博好好讲话特意留了个门缝,在浴室里边就开始脱衣服摘假发,层层叠叠的衣服沾水以后黏在一起,专注战斗的人忍不住抱怨起来,“怎么这么难脱。”


过了半晌,才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补了一句,“我房间的花洒坏了,我助理还在去买的路上,所以...”


“嗯。”等在外边的人应了一声,又不再接话了。


一阵沉默以后,浴室里开始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里边的人又忍不住开了口,“啊对了,你是不是刚刚要去吃饭?”


“没事,我等你一起去。”这会儿王一博没心思玩手机了,开始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脸来,中午回来卸了妆以后额头上的那颗痘就遮不住了,干脆从旁边拨几撮头发来挡一挡。


为了不让人等太久而试图速战速决的肖战在关了花洒以后才发现,他没有可以换的衣服,也没有浴巾,顿时站在浴室里陷入思考。


水声停了以后,等了一阵也没见人出来的王一博好像也想到了什么,“里边那个浴巾是干净的,你直接用吧。”


“然后,衣服的话”,说着就一个箭步冲到衣柜前一阵翻找,抬高音量又说了句,“我马上拿给你。”


第二天的片场,王一博助理接过肖战助理递过来的衣服一脸懵逼,这俩人已经从借防晒直接飞跃到借衣服的程度了吗?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借来借去,动心必然。







评论 ( 26 )
热度 ( 2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