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营业之道 续2

希望这可以抚慰 @十面埋瓜  跑完800后受到摧残的幼小心灵。     


经过几番实战,在蔡徐坤的指点下通通顺利完成营业的朱正廷开始有些膨胀。向来严于律己并且对同伴也要求不低的蔡徐坤难得露出不带任何挑剔的目光,甚至一直使用吹捧鼓励的法子好让朱正廷再接再厉,于是乎朱正廷就像一颗不断充气的气球一样更加膨胀。


这种膨胀开始催生出一种想法,既然大号的段位已经上了好几个台阶,那么不如开几个小号来练练手吧。他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因为眼红蔡徐坤的其他cp在cp榜上占据了好几个高位,而自己和对方的cp却被夹在中间的位置,弱小无助又可怜,颇有些停滞不前的意思。


俗话说得好,身怀绝技的人就应该多多开枝散叶造福人间,如果他和蔡徐坤的cp就是没有爆红的潜质,那他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放弃一棵朽木,他将拥有一片森林。而且搞投资的都知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多入几支股,总有一支能爆吧?心里开始转悠些小九九的朱正廷眼珠子和活络的心思一般滴溜溜地转,打量的目光满练习室乱飘,从窝在角落苦练高音的毕雯珺到在门口闹成一团的黄明昊和范丞丞。


哎,不行。


一想到要把对蔡徐坤做过的事,在镜头面前说过的那些若有似无的话都用在别人身上就觉得膈应,光是想象都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可能是因为和他们关系太熟,反而没法营业,朱正廷自我肯定似的点点头,视线继续乱飘,试图在其他练习生中寻找一个合适的目标。


然而这注定是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中午两人对坐在大厂食堂的时候,蔡徐坤觉得背后止不住的一阵发毛,事情必有蹊跷,要不然朱正廷怎么老伸长了脖子往自己后面看呢。


他还没来得及发问,朱正廷倒先开了口,“你觉得朱星杰怎么样?”


“唱跳全能,定位又是rap,实力挺出众的。”蔡徐坤用筷子夹起一块肥牛放进了朱正廷的餐盘里,恰好被值日VJ尤长靖拍了下来,他很满意。


“不是,”上一秒还在和尤长靖笑眯眯打招呼的朱正廷立马压低了声音,招呼着蔡徐坤把脸靠近一些,“他和我cp怎么样?我们都姓朱,cp名我都想——”


“不怎么样。”


一顿无油餐不欢而散,朱正廷还没闹明白蔡徐坤的脸色怎么就和近日变幻多端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后者还有天气预报解说员做个解释,但蔡徐坤,他是真的摸不透。


好在蔡徐坤没让他苦恼太久,午觉醒来以后朱正廷就看到了蔡徐坤分享的新消息。


@搞到真的了:#坤廷#

储蓄卡和吱吱兔锁了。【握拳】【握拳】【握拳】


“磕了磕了。”

“我给他们锁死,钥匙我吞了。”

“我给坤廷上一百把锁,钥匙丢到后院的下水道里。”


下午恰好正要开始录制新一轮的淘汰,于是朱正廷在大庭广众好奇的目光之下,坦坦荡荡地走到早早坐在座位上的蔡徐坤面前,一脸认真地问,“我们锁了?”


蔡徐坤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男人,一瞬的怔愣几乎无法察觉,当即就点点头,“对,我们锁了。”


两人双手相握,真诚对望的架势活像结婚典礼上新人交换对戒一般。这下好了,全大厂都知道蔡徐坤和朱正廷锁了。


没想到短短两句话的威力这么强劲,节目播出以后朱正廷抱着手机窝在床上乐呵呵,股票涨了,涨势用一飞冲天来形容也不为过。


蔡徐坤的快乐用另一种方式来呈现,逢人就说他和朱正廷锁了,就连朱正廷在便利店买瓶营养快线,收银员都一脸了然地看向他,“啊我知道你,你和那个蔡徐坤锁了。”


锁了锁了锁了。朱正廷双开小号的开枝散叶副线任务彻底泡汤。


“力往一处使,收获才能大嘛”,范丞丞往嘴里塞浪味仙的时候还不忘语重心长一番。


“对啊,这时候就连脑子里动点坏心思都算精神出轨”,时刻不忘跟着范丞丞一唱一和的黄明昊又给朱正廷贡献了一条营业准则。



已经是今天的第三遍了,朱正廷一走进来就让挨着蔡徐坤坐着的黄明昊让一让,范丞丞的屁股也被迫往外边挪动,“哥,现在没有摄像机。”


“闭嘴”,蔡徐坤抢在朱正廷之前开了口,还不忘拉着朱正廷的衣袖往自个儿旁边的位置上带,动作熟练得不得了。


其他人已经见怪不怪,有蔡徐坤的地方就会有朱正廷,如果没有,那朱正廷就是在过来的路上,反之同理。


“所以你们俩到底是不是真的?”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毕雯珺终于找到一个蔡徐坤不在周围的时机,压低了声音问朱正廷。


“反正不是假的。”这句话不是蔡徐坤教他的,但有句话说,要想骗得过别人,首先要骗得过自己。


消息不胫而走,除了蔡徐坤,大家都知道蔡徐坤和朱正廷不仅锁了,而且还是真的。



越努力,越幸运,朱正廷在营业事业上的努力确实让他和蔡徐坤的cpf更幸运了些。


但见过世面的蔡徐坤摇摇头,“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加不能掉以轻心。”


朱正廷点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上到一定的台阶以后,保持变得比进步更难,所以蔡徐坤提出的加大营业力度这一建议是十分务实的。而且他们已经是顺利出道的耐破森成员了,将营业当作藕香生涯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一决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会有失偏颇。


出道决赛的第二天他们俩就遁回了公司,粉丝在微博上叫苦连天纷纷质疑耐破森是真实存在的吗,但这也没办法,公司十周年晚宴,可不是说不去就能不去的。


所谓的周年晚宴总要拨出几个媒体名额,而炮姐总是神通广大地能占到几个位子,扛着长焦镜头盯紧了自己磕的cp。蔡徐坤不用回头都知道身后的镜头对准了他和朱正廷,无意的肢体动作被录成视频发到微博上会被显微镜女孩逐秒分析,十几秒的小视频足足能写出几百字的小论文,结论势必是他俩肯定有一腿。


作为时刻不忘初心的模范cp营业者,蔡徐坤抬起原本搁在桌下的手帮朱正廷把茶给满上,随即顺其自然地搭到朱正廷的椅背上。关键时刻可不能掉链子,已经具备实战经验的朱正廷就着继续剥虾的姿势把肩膀往蔡徐坤的方向歪斜了几寸,不余遗力地营造出自然而然的亲昵感。


节目单上安排好的表演都结束以后,场面开始有些失控,大多人都离开座位在场内四处走动,这里聊聊那里笑笑。组合里有几个人搭着肩走到隔壁桌和同公司的女团聊得火热,朱正廷坐着不动,蔡徐坤也不动,坐在最靠近舞台那几桌的老板开始挨桌敬酒,到了他们这一桌他们就站起身来乖乖把酒喝了,客套地寒暄几句又坐下。


他们喝的不多,也不算太少,但朱正廷酒量特别差,好在酒品不错,整个人缩起来乖巧地窝在保姆车靠窗的位置上,闭着眼时不时哼哼两句。座椅的靠背是滑溜溜的质感,朱正廷的脑袋歪着个角度止不住地往一边倒,砰的一声砸在玻璃窗上,动静不大但足以引起坐在邻座的蔡徐坤的注意。蔡徐坤迟疑了两秒,余光瞄到窗外的大炮,伸手将闭着眼用额头和玻璃窗作战斗的脑袋往自己肩膀的方向上按,然后顺手拉上了半透明的遮光窗帘,戴上耳机装作没有听到外边传来的几声尖叫。


很可惜朱正廷错过了这次的现场营业教学,但好在他可以在cp超话里补补课。


保姆车停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光听声响就知道不少粉丝早早就蹲在这只为看他们几眼或者拍几张所谓的下班照。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后劲上来了,蔡徐坤按着眉心脑子略微发晕,其他成员陆陆续续下了车,大开的车门外是追星女孩的吵嚷声,她们被拦在安保拉起的人墙之外热情丝毫不减,举着单反或手机喀嚓咔嚓的声音响个不停。


公司给他们请的新助理是个男的,身高起码有一八五,一身横肉,往那一站一般人不敢近身,时而还能当个保镖用。他像个门神一样守在车门口,还没来得及扶一把走在最后脚步虚浮的朱正廷,蔡徐坤就像天生默契一般侧过身揽过朱正廷的右边肩膀把人往自己身上带,动作一气呵成很熟练的样子。突然有了支点的人脑袋上盖着蔡徐坤戴了好几回的黑色渔夫帽,低着头被带着往里匆匆走去,外围的人群只来得及拍到一片酡红的脸颊。


电梯门闭合以后,饶是再长的镜头也失去作用,蔡徐坤微弯下身侧过脸,嘴唇与朱正廷的耳畔仅差了分毫的距离,“能自己走吗?”


两眼闭着,几乎把全身重量都依托在蔡徐坤身上的人哼哼了两声却不回话,蔡徐坤蹙起眉正要把脸贴近,下一瞬就被眼前的人抱了个满怀。


“不能”,闭着眼仍是不睁开的人两手在蔡徐坤脖颈上环了个圈,干脆将自己整个人都压了上去,把人吓得一个踉跄,却又内心被填满甜蜜。


蔡徐坤嘴角一弯,正要脱口而出的话却被一片柔软堵得严严实实,挂在后颈的手臂也逐渐收紧,嗯,是草莓牛奶味的。


这下,蔡徐坤和朱正廷是彻彻底底的不仅锁了,还是真的了。



END


评论 ( 54 )
热度 ( 6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