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权贵】不许恋爱

#我来给大家表演一个自力更生


就算是周末的大白天,乐华家的孩子也是排满了训练日程的,只是监督的老师没在场,自觉的孩子就会乖乖待在练习室里挥洒汗水,而想开小差的也没人拦着你。


毕雯珺和李权哲是一个寝室的,但后者往往都要晚半个钟到公司,所以毕雯珺就自个儿早早起了床按时到达练习室,然后把多买了一份的早餐搁在桌上。早餐晾在那半天早就凉了个彻底,李权哲也照吃不误,只是过了一阵就开始哼哼着肚子疼,赖在地板上躺着坐着就是不肯继续练。


毕雯珺不疑有他,嘟嚷着肚子都着凉了还把屁股往大冬天冰凉的地板上搁,是嫌自己体质太好还是怎么的,李权哲笑眯了眼回了一句你怎么说话跟我妈似的,任由自己吊在毕雯珺的两条大长胳膊上晃悠到靠边的木椅上。


年纪大的就是得照顾年纪小的啊,毕雯珺别过脸避开视线,一手抓起遥控器把室内空调调高两度,也不忘不咸不淡地回怼一句,然而毫无杀伤力。


没过几天,向来被用来搁早餐的小圆桌上多了个小型微波炉,圆圆的紫色,像个香芋汤圆,十有八九是在淘宝上买的,99包邮不能更多。李权哲看在眼里也没问是哪来的,理所当然地当成私有财产了,隔壁屋的黄新淳知道这边多了个好东西也想过来蹭蹭,结果他还把手一伸,租借费,两颊的肉笑得挤成一团,得意的不行。


毕雯珺看在眼里觉得好气又好笑,但也不出声阻止。从隔壁一起跟过来的丁泽仁看不下去了,张口就是一句老毕你不能管管啊。


187的大个子靠坐在贴墙的落地镜前,一脸无奈地摇摇头,偏偏眼里还带几分宠溺的意味,让干等在门口的俩人更来气,冲动之下决定一周不入这个不像话的练习室。


这个练习室就是批给毕雯珺和李权哲俩人用的,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带过来的,李权哲嘴里鼓鼓囊囊的塞满楼下早餐店的招牌流沙包,心里一阵满足,毕雯珺可真是个好哥哥呀。


其实就算是周六,李权哲也是会参加训练的,就是会比工作日再晚十分钟,不多不少刚好十分钟。毕雯珺早上对着全身镜戴好帽子的时候,李权哲搁在桌面的闹钟恰好开始边震动边响个不停,接着手机的主人照例在上铺的被窝里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说一句我就再睡十分钟,拖长的语气带上点奶音,十足的孩子气。


每回李权哲拉长了语调讲话都提醒着毕雯珺眼前的人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然后他就轻手轻脚地关上门,自己先踏上刻苦训练的路。


所以今天很奇怪,今天早早的就到了练习室的李权哲尤其奇怪,连紫色的微波炉都没用上就能吃上热腾腾的早餐。


这是突然转性了想做只勤劳的仓鼠还是天天迟到问心有愧了,又或者被选管拉去促膝长谈了,毕雯珺站在大开的窗前捏着手里被风吹得翻折了好几个角的乐谱心里转起好多个弯弯,但他就是不问。


李权哲在靠门惯坐的木椅上,一手抓着流沙包,一手握着手机指尖敲打个不停,非常专注的样子,以至于忘记咀嚼嘴里热乎的一大口包子,腮帮子鼓起来半天也没消下去。这就算了,正忙着开嗓的毕雯珺刻意唱劈了好几回他也没给个眼神,要换成平时早嘲讽个七百八十三回了。


毕雯珺纳闷,他承认第一次破音不是有意的,但后边接连着几次的人为车祸现场一次比一次惨烈,怎么就连李权哲抬个头的注意力都吸引不过来,他这是在忙活什么。


但毕雯珺就是不问,他憋着,他乐意。


弟弟真的一点也不关心哥哥,过分。


“屋里边都二十几度了,吃完快点把你那大衣脱了来练习。”好吧,他终于忍不住了。

李权哲头也不抬,两条腿扑棱扑棱地晃来晃去,“不啦,我等会出去呢。”毕雯珺还没来得及把手里的谱子卷成筒状扔过去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了头,“哥你充电宝还有电不,借我一下。”

“你的手机不是晚上都插着充电的吗。”这是一个陈述句,他没说错,李权哲的手机此时电量99%,完全不需要兜里装个充电宝出门。

被问倒了的人伸手抓乱自己的一头白毛以表示烦躁,“哎呀你别管,”下一刻又显出东北男人的直截了当来,“就一句话,借不借。”

能不借吗,毕雯珺走回窗前开始用卷成筒状的谱子敲窗框,头也不回地回一句,“在我包里,就剩两格电了。”

李权哲倒好,没等毕雯珺把话说完,就手脚灵活地把那块银灰色的充电宝顺到怀里,急急忙忙地冲了出去。


走晚了就要撞上这个点上班的选管姐姐了,反正他早早来打了卡,偷偷溜走一个上午有毕雯珺帮忙打掩护是完全没问题的。虽然不经常如此,但他也算一群练习生里对这件事比较熟练的一个了,起码也有三两回经验吧。


今天一早的风有点大,把免疫力甚好的毕雯珺也逼出了几个喷嚏,他捂住口鼻一手关上窗走回钢琴前坐下,刚打开钢琴盖就想起昨晚李权哲问他能不能借用新买的香水,他们之间的物品互用百无禁忌,李权哲可能也想不起那块充电宝是自己买的,后来不知怎的落到毕雯珺的口袋里。


那瓶香水在乌木、皮革和茶的熏感中又添了些玫瑰的清甜,是适合成熟男人的味道,那个导购是这么对毕雯珺说的。结账的时候柜姐盯着他看了两眼,又补了一句,据说这个香水具有让人闻了就想扑上去的魔力哦,毕雯珺眼神飘向不远处围着导购问个不停的李权哲,暗想这个香水最好是有这种魔力。


结果却被李权哲先拿去用了,还是特意为了见他不认识的人,毕雯珺将这种郁结归结于自己攒钱买来的全新香水第一喷竟然属于别人了,或许有1%的原因是因为李权哲丢下他一个人在周末的练习室独自练习。这种情绪可能类似于和同伴说好了要一起上台表演,结果对方到了上台的前一秒才说我后悔了,丢下自己临阵脱逃吧。


直到晚上李权哲带着一身寒气敲开宿舍门以前,毕雯珺的脑子里时不时就跳出些最近李权哲的可疑画面,比如李权哲好像比以前更爱盯着手机了,而且大多时间他瞟到的页面都是微信,另外他还更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和发型了,时不时就从衣柜里拎出来几件衣服在身前使劲比划,还要问问毕雯珺哪件比较好看。还有还有,他现在从朱正廷宿舍溜达回来以后脸上都贴了片面膜,要是以往,肯定是嘴里叼个鸡腿或者手里抱一包薯片回来的。


毕雯珺越想越不对劲,等到李权哲把门一推两人大眼瞪小眼才回过神来。他很好奇,但决定先不问。


他装作没事发生一样收回眼神,盯着手里的书继续神游,结果等到李权哲把大衣换下,在衣柜里倒腾半天找出睡衣趿拉着拖鞋往浴室走的时候也没翻动一页。


好吧,他又忍不住了,他在李权哲刚把门关上没几秒又突然把门一开,冲出来要拿浴巾的时候用很严肃的语气开了口,“李权哲,我们公司不允许谈恋爱。”

“啊?”要怎么形容李权哲此时的心情,这感觉就像是你昨天才入了少先队胸前的红领巾正迎风飘扬,结果毕雯珺突然在你面前朗诵八荣八耻。拜托,这种规矩他熟记于心好吧,于是朝一脸正经的毕雯珺飞了个白眼后迅速溜回浴室里,拖鞋在木地板上踩得啪啪响。


李权哲回来的算晚,等他在浴室里折腾完坐到桌前开始吹头发的时候,毕雯珺已经爬到床上把被子拉到胸前,只要灯一关他就立马进入梦乡。不得不说,最近李权哲待在浴室的时间也变长了,大有向黄新淳靠拢的趋势。浴室的洗漱台上还多了几瓶各种味道的润肤乳,奶白的瓶身上有几抹或粉或紫的色彩装饰。


虽然对将来要做爱豆的人来说,活得越来越精致是个好事,但闻着李权哲隔着几米都能传到鼻间的香甜身体乳味道,毕雯珺觉得有些心塞,这极有可能是因为李权哲没有和他解释今天下午也不来训练的事情。所以当还在床下磨磨蹭蹭的人问他明天能不能继续借他香水的时候,毕雯珺用鼻音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把大冬天厚厚的被子拉高到遮住半张脸的程度。


接下来的一整天和每一个普通的星期一没什么差别,除去喷了香水的李权哲整天在自己面前晃悠,那股味绕得毕雯珺脑子发晕。中午俩人面对面在食堂对坐,毕雯珺揉了揉鼻尖又说了一遍,“李权哲,我们公司不允许谈恋爱。”

“我知道。”被喊了大名的人伸出筷子把毕雯珺碗里的鸡腿夹到自己嘴边大咬一口,认真地和油的发亮的大鸡腿作战,毕雯珺感到有些挫败,低下头叹了口气。


乐华大楼17层某练习室的低气压一直持续到当晚的突然停电事件以前,李权哲反常的拉着他要在练习室练到十点,结果八点半的时候找借口说去上厕所就一直没回来,音响里传出来的音乐很动感,但毕雯珺的动作越发拖沓无力,反复无常的情绪低落真让人糟心。


啪嗒一声,屋里的灯和音乐声突然停住,像是定格了一般,周边一片寂静。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耳边还传来窗外的汽车鸣笛声,隔着十几层楼的距离也很遥远。


“哗啦——生日快乐!!”

黑暗中,李权哲捧着一个蛋糕向他走来,暖黄的烛光把他的脸照的亮亮的,相交的视线在室内唯一的光源开始明朗。蜡烛可能插了快有二十根吧,把中间照得特别亮特别耀眼,以至于毕雯珺很难把余光分给周边围着一起走过来的其他人。又或者是香水的魔力吧,毕雯珺想。


灯亮起来以后,屋里又涌进来好几拨人,吵吵嚷嚷地说着生日快乐然后讨一口蛋糕吃,原本站在正对面的李权哲被人群挤到里边,挨在毕雯珺身边,他偏过头边往嘴里塞了一颗樱桃边问了一句,“哥,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毕雯珺不答,反问,“你昨天就是去忙活这个了?”

“对啊,”他像个亟待表扬的孩子一样扬起脑袋,张嘴含住毕雯珺伸手递过来的又一颗樱桃,嘴里鼓囊着又急忙问了一遍,“快说你的愿望!”


毕雯珺抬手从他唇边接过那一条浅绿色的嫩枝,“李权哲不许恋爱。”


李权哲,你不许和除我以外的人恋爱。




评论 ( 23 )
热度 ( 1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