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坤廷】不搭

蔡徐坤的狐朋狗友并不知道他是怎么把朱正廷搞到手的,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不搭。


一个是不务正业沉迷飙车的南方大省厅级干部的独生子,恃宠而骄惯了,谁也不放在眼里。


另一个是对父母之命言听计从的乖乖崽,书香门第里浇灌出来的温润公子。身形与蔡徐坤相差无几,但两人并肩一站大相径庭的气质总让人觉得他平白多出几分文弱之气。


像是磁铁的南极和北极,理应站在两个极端绝无交集。然而仅有零点零一秒的近距离相触,就生出噼里啪啦的火花,紧紧相连着怎么也扒拉不开了。


人啊,总是被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深深吸引。


蔡徐坤整日和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在废弃车库里倒腾着汽车改装,夜深了就扎堆在盘山公路下注飙车,赢了就拿着赚来的几个小钱让弟兄们快活一把,输了就往外洒钱。银子不要紧,就怕一不小心玩出人命来。


蔡徐坤和朱正廷初次相见是在三环外xx路的酒吧,当时的情况怎么形容呢,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唇红齿白,眉眼带笑的少年很对蔡徐坤的胃口。一身白衣的懵懂模样,却偏偏出现在灯红酒绿惹人醉的声色场所,带着格格不入的扎眼,诱惑又清纯,就很勾人。


不知他是察觉到自己停留已久的玩味眼神,又或者只是无意中的一个抬眸回望,蔡徐坤笑了。


笑得像一个布下陷阱,只等猎物乖乖上钩的猎人。


当天晚上,蔡徐坤没有急着把人带上床。出于一种要在喜欢的人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的心理,他载着坐在副驾驶的朱正廷开往了他的地盘,郊外的盘山公路。


他们这个圈不缺美女,而且大多都是穿着前卫性格火辣的那种,但凡有些姿色的主动贴上身来都不会被拒绝。但蔡徐坤偏偏是个意外,他的副驾驶向来不坐人。


本以为他只是见多识广眼光太高,原来是对男人有兴趣啊,兄弟们顿时心下了然。



蔡徐坤成天捣鼓生事的赛车场朱正廷跟着去了几回以后就再也没去了,后来也只是偶尔去废弃车库看着蔡徐坤整些他弄不明白的汽车改装,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不说什么话。


蔡徐坤为之迷恋的生死时速刺激感他觉得很酷,但是也会觉得害怕。



和蔡徐坤成日往来的公子哥们大多不需和其他同龄人一样操心升学或以后的生计,将心思都放在了能带来短暂刺激的物事上,比如赛车,或其他值得拿出来炫耀的玩乐。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会碍着朱正廷在场的面子收敛许多,不在蔡徐坤面前说些浑话。但是没过多久,就又恢复到了原本的状态。带颜色的笑话还算是最轻的,大有人毫无避讳地把和另一半的床事拿出来讲,在A区泡到的辣妹在床上的销魂滋味让他一晚上换了几个姿势都觉得不够带劲,上周从酒吧带回家的小美人口活真是绝了之类。用词具体而下流,就差直接播放小视频。


这种时候,蔡徐坤只是静静听着喝口酒,不附和也不阻止。他习惯了这些人的尺度,只要不过分到直接现场上演活色生香的戏码,他都不兴得去搭理。


偏偏有人不知死活地问了句“哎坤哥,你家那位滋味怎样啊?”


蔡徐坤一愣,回了个滚字,心下生出些无名的烦躁来。

当天晚上,向来很给大家伙面子的蔡徐坤破天荒地提前离席了,谁的面子也没给。



自和朱正廷在一起之后,蔡徐坤发现自己两边的关系都搞不妥帖。一起玩了几年赛车的兄弟觉得他重色轻友,从不听劝的人也会为了一个外人让步,成天拂兄弟们的面子。


而朱正廷觉得他从未将自己的担心放在心上,每回嗯嗯啊啊地敷衍过去,转身又不要命地飙车寻求刺激。倘若有一丝在乎,都不该将自己的苦口婆心当作耳边风吧,朱正廷忍不住腹诽。





不断的做爱没能解决根本的问题。


朱正廷说,他们需要分开好好冷静一下。

蔡徐坤没答应,也没挽留。


无休止的冷战,或者彻底的分手,似乎用哪个来形容都显得不够贴切。


蔡徐坤不知道在他们上次见面以后朱正廷又来了几次酒吧,但这是第一次被自己碰上。


蔡徐坤和随行的几个喽啰恰好坐在一个隐蔽的卡座,他们能看到朱正廷,后者却没法在灯光昏暗的空间里发现他。


还是第一次见面时的一身白衣,独自坐在吧台边饮着酒,蔡徐坤握紧了手里的酒杯看着他和有几分帅气的酒保时不时搭上几句话。


稍不留神有个陌生男人端着酒杯坐到不自觉散发着魅力的那人身旁,将斟满液体的酒杯往桌台上一放,然后缓缓推向朱正廷的方向。


蔡徐坤皱起了眉没说话,同坐一桌的林二按耐不住了,“坤哥,那酒里肯定有料。”


蔡徐坤摆了摆手,目光却死死锁在朱正廷身上似是要烧出个洞。


操,该死的。

他竟然喝了。


自以为猎物到手的男人下一秒就被踹飞在地,朱正廷被揽到一个熟悉的怀里一脸不知所措,只觉得脑袋无故开始发晕,两眼无法聚焦,面前的景象似是重度散光患者一般越发模糊,最终陷入黑暗。


朱正廷是被烟味呛醒的。

蔡徐坤看着床上弓着背坐起身的人捂住口鼻使劲咳嗽的模样,把还燃着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张口就是一句“你是傻逼吗?”


“让你喝你就喝”,对自己独身一人混迹酒吧的危险性一无所知吗,蔡徐坤嘴上毫不客气的又补了一句蠢货。


“就是蠢才会被老大你拐到手吧。”站在一旁的小弟忍不住小声bb,随即被蔡徐坤狠厉地剜了一眼。


朱正廷一言不发地抬眼望来,发红的眼角显得很委屈,脸上却是还没回过神的呆愣模样,反射弧很长的样子。刚醒来又被一顿骂,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见人醒了,杵在一旁的都纷纷散了,只余下蔡徐坤和朱正廷两人待在房里。


等外人走完了,蔡徐坤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语气忽的软了下来,轻声喊着贝贝把手放在朱正廷柔顺的头发上一阵揉捏。


朱正廷没来由的觉得鼻尖一阵发酸,幸好被蔡徐坤救下的心惊与对方终于妥协的示好和温柔交杂在一起,低垂着眼睫不发声,眼眶却湿润起来。


下一秒夺眶而出的泪水被眼前的人俯身吻住,伴着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他听到蔡徐坤说


“我爱你。”


End


---


西瓜os:我觉得这种不搭恰好很搭2333


评论 ( 44 )
热度 ( 5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