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坤廷】开不了口

1


其实,我爱你这三个字也就是对偶有交心的朋友能随口说出。对于真正藏在心底的人,短短一句话总是在心里百转千回地排练了几百次,在对上那人的双眼时,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像被针戳破的气球一般瑟缩成一团,嘴里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蔡徐坤一脸平静地关掉尚未播放完毕的视频,微微蹙起的眉头伴着戛然而止的喧闹声消失在面无表情的脸上。抬眼看向和贾斯汀打闹着走进练习室的朱正廷,短暂停留两秒之后又迅速收回目光,压下帽檐对着偌大的落地镜开始了又一轮训练。


早来一步的范丞丞在给蔡徐坤通风报信以后迅速把从工作人员小姐姐那儿借来的相机塞进羽绒服口袋里,抓了抓柔顺的头毛掩饰一刹那的慌乱。


啧啧啧,朱正廷你可真是不做人啊,竟然背着坤哥去撩其他人。发自内心认可自个儿脑内小剧场的范丞丞瞅着镜子里自由不羁的发型重重点了点头。


在范丞丞的认知里理应一拍即合顺其自然马到成功腻腻歪歪黏在一起的蔡徐坤和朱正廷其实还没有摊牌。是的,两人竟然还没有走到敞开天窗说亮话的那一步,真是愧对人民群众的期待。


2


事实上蔡徐坤曾经怀着膨胀了好几百毫升的勇气去和朱正廷好好聊聊自己的少年心事,那就像是扫荡了一整盘三杯鸡和蒜蓉粉丝虾外加六个绿茶饼一般沉甸甸的感觉。多想要一个结果,却又怕要到一个结果。


蔡徐坤在连灌几大口农夫山泉以后掐了把自己的大腿,一张嘴却说了句“正廷你中午吃了什么菜?”,语气中带了些无油餐钉子户的欣羡向往,不能更自然了。


于是好不容易蹿高的勇气值在对方兴致高昂的报菜名中不断下滑,末了还接上一句“我也好想吃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一轮作战,GG。


纵然没有太多肢体接触的机会,眼里藏不住的情绪总在与众人不同的视线落点和颈椎移动方向中暴露。双眼视力5.3的根红苗正好青年范丞丞决定无偿出谋划策。


其实倒也没有什么谋策,他认为一切只是勇气值加没加满的问题。首先使用诱惑法,其效果等同于在挥洒汗水搏命狂奔的减肥战士前晃荡一根香味四溢的鸡腿。


范丞丞:虽然说不出来为什么,但我觉得朱正廷肯定对你有意思。你就两眼一闭把话一股脑儿倒出来,事情自然就解决了皆大欢喜。成了以后牵手挽手随你高兴,大腿想摸就摸,上演偶像剧情节把人揽到怀里穿同一件外套什么的也肯定能行!


能看到视力表倒数第一行的范丞丞敏锐地察觉到了蔡徐坤认可的眼神中夹杂了几分无法忽略的凌厉。脖子突然一凉,这表情和著名的蔡氏抹脖杀简直一毛一样。


“...坤哥,我是和你一边的。”



第二轮作战,action。


每天都早睡早起身体好的蔡徐坤一大清早就站在全时便利店里,嗯七点十五,根据情报朱正廷十分钟后就会出现。扣在头顶的黑色渔夫帽并不能让站在冰柜前进入发呆状态的蔡徐坤变成一颗真正的蘑菇,站在收银台的店员觉得这位客人很可疑。


叮的一声——

“欢迎光临全时便利店。”


拿出一瓶康师傅冰红茶,蔡徐坤往收银台的方向走。这样应该刚刚好吧,不经意的舔唇却泄露了内心的忐忑。


“早啊。”



并肩走向练习室的路上,嘴里呼出的热气像溶于白开水的砂糖一般,总是迅速地在清晨的凉意中化开。很久以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人一致的沉默竟没有一丝让人忍不住开口尬聊的尴尬。


“你...”

“你...”


“你先说。”

“你先说。”


“那我先说了”,朱正廷翘起嘴角,握在手里的营养快线随着走路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你的帽子挺好看的。”


然后?


“借我戴戴行吗?”


第二轮作战,四舍五入算成功了一半。借了帽子就要还帽子,在他还帽子的时候我再借他一件格子衬衫,顺便交流一下只露一边领子的2018型男潮流穿搭。一来一往必定感情升温,蔡徐坤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持久的感情都要细水长流的发展,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3


秉信温水煮青蛙,熟了的鸭子肯定飞不走准则的蔡徐坤无视了范丞丞无声的摇头反对。这样的日子不温不火地过了几周,直到刚才范丞丞怼到他眼前硬要他亲自过目的视频。


 本身就不是多话的人,一整个晚上都将情绪藏在棒球帽的阴影下专心致志练舞的蔡徐坤并不会让人觉得他有任何反常。除了手把手地给小钱弟弟分解舞步,蔡徐坤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交流,颇有一种若是无人惊扰就要兀自沉浸在独处世界的意思。


无意的安静和刻意的隔离之间并无明显划分的界限,但是朱正廷注意到了。得益于习惯了做一个照顾他人的队长角色,顾着自己的同时也不忘分一些注意力到旁人身上。


蔡徐坤跟着节奏不断的练习,偶有的空白时间也不舍得停下休息。刻意展现一副完美无缺的外表,就像是为了掩饰笼在精致皮囊之下的弱点。


这种人,如果直接地去把话点明了,应该会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让他自愈就好了吧。朱正廷心里这么想着,眼神却总是忍不住飘到站在练习室最后方那人的身上。


动作总是干净利落地卡在拍子上,没有一丝拖泥带水也不加一分矫揉造作。和他人交谈时总是礼貌得体,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偶有几分亲密无间的错觉却又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疏离。在粉丝眼里是极有偶像自觉的合格爱豆,谦逊努力,对自己苛刻到长期选择绿皮饭盒的无油餐,面对大众时也从不展示软弱的一面,弯着眼角说男人嘛,总是要经历风浪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样骄傲的雄狮,也会有独自舔舐伤口的时候吧。


心脏似是凭空出现一根细线轻轻拉扯着,不痛不痒,却在提醒着朱正廷这股异常是因为那个惯于收敛情绪的男人,总是一副顶天立地男子汉的模样,却也只是一个小自己两岁的弟弟而已啊。


孰不知蔡徐坤也有同样的想法。


贾斯汀又拉着范丞丞去全时买辣条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离开了练习室。


朱正廷像是被一股无名困倦击中一般套着羽绒服大字型倒在地板上,帽子也严严实实地盖在脑袋上,一动不动的。迷糊中感到音乐声渐弱直至彻底消失,世界沉入安静,像是再也掀不起涟漪的如镜湖面。


直到感到温热的手心罩在蜷缩的手掌上,暖暖的。


“正廷。”


是什么时候视线就无法控制地落在他身上呢,好像说不清呢。躲在被窝里用小号偷偷看俩人cp超话里时不时蹦出来的“储蓄卡爱护颈椎了解一下”才知道这种情绪并没能藏住呢,耳尖的灼热可能是在棉被里闷久了吧。


时刻都没忘记自己身为队长的角色,事无巨细的照顾并不会迎来哪怕是一天的假期。像一根紧绷的弦一样运转着,会在一人独处的时候终于松懈下来吗。


习惯照顾别人要比习惯被照顾困难多少倍呢。


会有需要一个拥抱的时候吧,那个人可以是我吗。


这些想法无法克制地蹦出来,原因不明。


也许是出于一种你我才懂的惺惺相惜吧,两个看起来不需被他人照顾的人也许很适合一起搭伙取暖呢,因为我觉得我懂你,你也会懂我的吧。


不需要谁去刻意开口,眼神相触就即刻心意相通。


以后牵着手一起前行吧,累了的话我也可以扶你,抱你,背你。



夜深了,嘴里呼出的热气照旧迅速溶在凉凉的空气中。朱正廷吸了吸鼻子,刚想拉上外套敞开的拉链,手就被抓住塞到了蔡徐坤的口袋里,暖乎乎的。


“啊对了,你的帽子还在我这呢。”

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柔顺的棕系刘海下是盈满了温柔的好看双眼。


于是乎,第二天早上这顶印着“我不是人”的帽子又跑回到蔡徐坤的头上,带着朱正廷专有的洗发水香味。


第三轮作战,一举攻下本垒。






评论 ( 22 )
热度 ( 2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