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坤廷】校园爱情故事(一)



01


开学第一天。

三月的太阳灿烂得刚好,温柔和煦地洒在身上,时不时吹过一阵暖暖的风。

最上边的两颗扣子没扣,领带也有些歪斜,应该掖在裤子里的衬衫也翻出一个衣角,被风吹得一动一动的。不知刻意还是无意,蔡徐坤挎着印了一个大弯勾的单肩包漫不经心地往校门里走,白色的耳机还从没拉好拉链的包口掉出来一截。


穿着透着一股吊儿郎当的劲,走路的步伐和脸上的神气却是像在走红毯一般笃定而自信。看起来就像是从小到大都被宠着,不必学习珍惜这两个字的孩子。

路人甲乙丙向蔡徐坤投去好奇的目光,而后在铃响之前迅速溜进校门。


叮——铃铃铃——

铃响了,但是蔡徐坤被堵在了校门口。


“同学,学生不允许烫染头发。你违反了校规校纪,要扣六分。”

今天的值班小队长朱正廷义正言辞地发话了,讲话一板一眼,握在手里的红本子和圆珠笔都充满了一股凛然正气。


蔡徐坤瞅了瞅这人别在胸前的小名牌,朱正廷。这小牌子是白的底色配上大红色的字,专门为每日值班的同学设计的。这些人是仅次于坐在保安亭里暗中观察的教导主任的恐怖存在,眼尖得很,衣着不整扣分,烫发染发扣分,迟到早退扣分,总之要扣分的事儿多得不得了。


朱正廷他是知道的,在国旗下讲话的大队长。上个学期开学典礼在台上演讲的是他,上上个学期也是他,估计待会的开学讲话还是他。


蔡徐坤完全不搭话还盯着他的名牌看了半天,朱正廷也没生气,气定神闲地用圆珠笔敲了敲本子,“写一下你的班级和名字。”


好像总算回过神一样,蔡徐坤皱了皱眉,好整以暇地回了句,“怎么就扣六分啊?”

一人的思想品德分满打满算也就十分,每学期清零一次。扣三分算一次警告,而且十有八九要去班主任那喝杯茶。


要是一次性扣六分,蔡徐坤眯了眯眼,这人是想直接送自己去和教导主任促膝长谈吗。


“烫发扣三分,染发扣三分,一共六分。”

抑扬顿挫,铿锵有力,无法反驳。


蔡徐坤还没想好怎么回呛,躲在朱正廷身后的纪检小队员李权哲倒先伸手扯了扯小队长的衣袖,逼得朱队长转身投去一个疑惑的目光。


李权哲以手掩嘴,压低了声音的讲话还是传到了蔡同学的耳里,“正廷你别惹他,他就是七班那个官二代啊。从来不遵守校规的,你要是扣他的分,以后倒霉的就是你。”


朱正廷闻言抿紧了嘴唇,正打算给队员李权哲来个校园之内同学之间不得搞区别待遇的思想教育。在一旁刚打完电话的教导主任老张走了过来,一把将手搭在专心致志看着两人交头接耳的蔡徐坤肩上,“徐坤啊,你跟我来,张叔叔有话和你说。”


看着一老一少搭肩远去的背影,李权哲安慰般拍了拍朱正廷的肩,“我说吧,这人你就别管他。”



02


好不容易从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出来,错过了开学演讲的蔡徐坤搬着一摞新书往高二七班的方向走,嘴上哼着小曲,神情却不是很愉快。


教导主任他是没在怕的,就怕这张叔叔打电话给他爸妈告状,那他回家以后就难免一番腥风血雨。不过这主任好歹是搞教育的,摸得清十六七的孩子心里转的那些弯子,只是口头劝说了一番,一句重话也没有。衣衫不整这种规矩的界限不太清晰,他也不好去提,倒是委婉地表达了一下把头发染回黑色的要求。


纵然心中不愿,蔡徐坤还是决定放学之后把头发染回去。自小受一直在官场摸打滚爬的父母影响,他还是明了这老张和自个儿家里的人情关系,不能拂了这张主任的面子。


一不留神就走到了楼梯口,偏偏撞上了一班的班主任李师太。这重点班的班主任总是一副四面受敌的姿态敛着眉,好像下一秒就要提着枪炮上战场——无非是给优等生们多布置几份模拟考卷之类。


不妙的是这李师太蓦然松了口气,好像正在找他似的。

“蔡徐坤你今后转到一班了,现在跟我来。”

说着一甩手就留给他一个背影,蔡徐坤只好亦步亦趋地跟上去,心里暗骂耍起儿子不留情的爸妈这是玩的哪一出。

“啊对了,你和班长朱正廷坐一桌。他成绩比较好,能一对一地帮扶你。”

得了,这连座位都指定了。蔡徐坤已经能想象出自个父母和这灭绝师太暗通款曲的场景,忍不住在心里啐了一口,然而还是不解气。



------------

说好了只写一发完的,结果又开一个连载。

信我,会尽快完结的。风格会比较轻松。

想了好一会,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

因为是校园向的,就粗暴地取了这个名字,请谅解。

评论 ( 8 )
热度 ( 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