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坤廷】狭路相逢 05

蔡徐坤 x 朱正廷


确定关系不久之后,在蔡徐坤的强力要求之下两人搬出了宿舍,在学校旁租了一间单身公寓。一室一厅一张双人床,总共也就五六十平米,地方不大但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蔡徐坤不是个爱操心的主,整个小窝他也就在选床的时候费了些心力,倒是一开始不太赞同的朱正廷对这个爱巢日久生情,时不时就搬些东西回来,让原本朴素空旷的小公寓变得越发有生活气息起来。


蔡徐坤以为两人的感情会像自己预想的那样水到渠成,朱正廷毕业后做一个舞蹈老师,时不时接些舞蹈商演,而晚两年毕业的自己也许会开一个舞室。经济独立的两人就能有底气地向家长公开,攒够钱以后还能换一个更大的房子,这个剧情本应顺理成章地发生在两人几年后的生活里。


直到有一天与朋友外出逛街的朱正廷在将近深夜十一点才匆匆到家,等在客厅心不在焉地看电视的蔡徐坤不想做一个太过敏感的恋人,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也只是淡淡说了句你回来了啊。视线落在画面不断变换的彩色屏幕上,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若是一切照常,朱正廷应该先回卧室收拾一会儿再踩着拖鞋慢悠悠地晃到浴室,浴缸里有蔡徐坤提前为他放好的热水。可他偏偏一脸凝重走了过来,坐到了客厅唯一的软布沙发上。


“我今天遇到了星探,乐华的!”

兴奋的语气和眼前弯弯的眉眼打破了室内的沉默,方才刻意的沉重似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


乐华?是个大公司。好像挺有钱的。

我应该替他开心才是,可是嘴角却怎么也提不起来。


面前叽叽喳喳的人好像彻底陷入了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情绪。

“然后他就让我去公司试镜了。你猜怎么着?”

眼底尽是笑意,不必说我也能猜到下文了。


“我成为练习生啦!!”

竟然像个收到糖果的孩子一样高举着双手站着转起圈来,蔡徐坤忍不出扑哧笑出声来。


可是心里却是压不住的酸涩。

一点也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么好的你,非常不想。

你应该是我的一个人才对。



在兴奋之后迅速被疲惫包围的人一沾枕头便沉入了梦乡,睡得一脸安稳。

除了窗外时不时隐约传来的鸣笛声,这世界似是沉在一场长久的沉默里。几番睁眼闭眼都毫无睡意的蔡徐坤爬起身,一手支着脑袋望向身侧熟睡的人。

忍不住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鼻尖,我的心里不知何时已满满涨涨全都是你一个人的身影,光是放下你一个人都觉得有些拥挤。


那么好的你,如果独自霸占好像又太过自私了呢。



如果说朱正廷选择成为练习生只是一个掀不起波澜的开头,而后的种种事情才是让蔡徐坤日益郁结的根源。

繁忙的练习日程把朱正廷的生活挤得满满当当,学校那边几乎是半休学状态。为了充分利用各个练习生的时间,公司要求每个人都要参加集体住宿,总而言之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全都交待在那了。


在学校和公寓都见不到人的蔡徐坤虽是郁闷,但仍是日日期待着每周日的短暂相见。他们约好在一个人烟较少的购物广场见面,吃饭时会聊聊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有时还能腾出时间看场电影。每次刚挥手道别,就开始算着还有多久才到下次相见,蔡徐坤在日历上给每一个约定的日子都标上了一个粉色的桃心。


短暂的会面和日益变低的话题重合度算不上多棘手的事。

直到朱正廷张口闭口就是Justin偷吃了我私藏的泡面还美其名曰帮我减肥,Justin非要穿我新买的牛仔外套,Justin如何如何。


低头戳了戳纸杯里的几颗鱼蛋,蔡徐坤叹了口气。

“味道好像太淡了。”


“啊?”


“张嘴闭嘴都是那个Justin,他真的只是你弟弟吗?你到底有几个好弟弟?”

以为这次也能忍住的,结果竟然脱口而出了。


蔡徐坤以为只要忍过去就好了,因为高强度的训练而很累的他为什么还要在难得的休息时间听自己置气呢。可是压不下的酸涩像日益膨胀的气球一样开始挤压脆弱的心脏,终于在这一刻爆炸了。

嘭的一声后,世界都安静了。


如果就这样结束,是不是就不会难受了呢。


抛下这一句话的蔡徐坤转身就走了,玻璃门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雨不算大,可是就这样走回学校的话,还是会全身湿透的。

带来的长柄伞还靠在白色雕花的桌边,因门一开一合而晃荡的风铃丁零当啷地响着,留有余温的座位对面空留一脸怔愣的朱正廷。


俯身擦着桌椅的老板娘闻声往窗外看了看,以往都是两人一起走的,这回怎么只剩一个人了呢。



评论 ( 6 )
热度 ( 2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