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坤廷】狭路相逢 04

蔡徐坤 x 朱正廷


拉开最下层的抽屉,拿出几片暖宝宝塞到外套口袋里,起身之后把搁在桌面的随声听和耳机放到另一侧的口袋。挂在门把侧边的钥匙不能忘了拿,走前还要在镜子前停驻一会儿理理睡得不太服帖的头发。


节目组给出的时间表虽是列出了特定的午休时间,但每日饭后回宿舍午睡的人并不算太多。


确定把门关上之后,朱正廷两手插兜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几步之后又忽的站定在原地,皱了皱眉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个转身却是往宿舍相反的方向走去。



抬手扣了扣门板,“蔡徐坤?”

门虚掩着,细缝里透出的光影恰好落在朱正廷的鞋面上,门后没有一丝响动。


“那我进来了”,轻轻推开门却被正午的强光刺得直眯眼。紧闭的窗户没有拉上窗帘,阳光大刺刺地洒进来还是驱不散室内的寒冷。放眼望去各个床铺皆是一片平整,唯有靠窗的下铺似是拱起一个人影。


在床前站了半晌却不发一语,朱正廷垂着脑袋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像是感觉到身前这人的注视一样,被窝里的人蠕动了一下先是探出了一只手,然后露出顶着几根呆毛的脑袋。眼前的景象由模糊变得清晰,眨了眨眼总算清醒过来,“怎么不叫醒我。”


抛出一个因鼻音而显得无力的问句,刚坐起身的蔡徐坤一掀被子就要下床。


“其实不急,还有半小时才开始训练。”朱正廷往后退开两步看着青年伸腿去够床边的鞋,语气带着自己都未察觉的柔和。


专心穿袜子的人低垂着头没再接话,直到把鞋带系成不易松动的蝴蝶结才仰头望进对方眼里。


“我生病了。”

语调刻意地扬起,十足的撒娇意味,混着鼻音传到朱正廷耳里却让人觉得莫名的傻气。


说着鞋尖刻意踢了踢躺在床边的几个药盒,“我要吃好多种药,总是犯困。”

听似低声下气,眼里却闪烁着势在必得的意气,好像心里笃定下一秒朱正廷就会将他揽到怀里,轻拍着背给他想要的安慰。


恍然间像是回到两人相识的那个夏天,窗外总是传来甜丝丝的桃子香气和阵阵蝉鸣。风扇慢悠悠地转着,也压不下教室里让人汗流浃背的热气。刚与他相恋的蔡徐坤黏人得紧,恨不得朱正廷眼里只有他一人。而强势的占有欲难免会引起一些不快,但撒娇耍赖往往能让事情顺利翻篇,蔡徐坤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直勾勾地盯了好一会儿也没等来心里的期待。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起身后一个跨步就将人带到怀里,自然而然地把脑袋埋在肩颈,帽檐的绒毛撩得脸颊有些发痒。感觉到臂膀处些微的推拒,吸溜一下鼻涕的病号硬是加大了手上的力气,像只护食的螃蟹般紧紧钳住自己的猎物。


“你的朋友需要你的安慰。”

带着重重鼻音的沉闷声音在空荡荡的室内响起。


“……”

阳光照射下,连脖颈处细微的绒毛都可以看得很清晰。


“你可以躺在周锐腿上和钱正昊谈笑,还让那个姓周的挂在你身上。为什么我就不行?”


这话听起来竟然很有道理。



如果唯独我不行,是不是说明我在你心里还是特别的呢。




此时坐在练习室里的周锐接过钱正昊递来的苹果大咬一口,咔叽咔叽,怎么今天那两人特别磨叽啊。




评论 ( 34 )
热度 ( 2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