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坤廷】闹别扭

蔡徐坤和朱正廷闹别扭了,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重点是剑拔弩张之间不知是谁一气之下抛出的一句那就分手吧让空气突然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不远处一直安静围观的Justin讪讪地正想上前说两句救救场,却被范丞丞一把抱住迅速拖离现场。


冷战一整天的滋味着实太不好受,拉不下脸在宿舍门口堵人的蔡徐坤用两包软糖收买了Justin,让他帮忙给朱正廷传个话。


刚洗完澡的朱正廷边用毛巾使劲地蹂躏着自己的头发边从雾气腾腾的浴室往外走,窝在转椅里写着练习日记的范丞丞连忙使了个眼色,Justin心领神会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蔡徐坤说他今晚在老地方等你。”


范丞丞一脸苦恼地用笔敲了敲本子,一副难以下笔的样子。Justin转了转眼珠,又接了一句“他还说等到你去为止。”


朱正廷沉默不语地开始找不知道塞在哪个柜子里的吹风机,范丞丞抬眼咬了咬笔头,打破了室内暂时的沉默,“蔡徐坤的手好像又过敏了,红了一大片,很严重的样子”,朱正廷的手一顿又开始翻另一个柜子,“我记得我们有带过敏用的药膏”,刻意抬高的音量唯恐有人听不到一样。


“啊对对,就放在那个透明的药箱里。”Justin忙不迭地接话。



凌晨一点零五分,一整天力度极强的训练让练习生们几乎是一沾枕头就沉入梦乡。朱正廷将脑袋缩在羽绒服宽大的帽子里,帽檐的绒毛随着爬楼梯的动作轻轻扫过额前软趴趴的刘海。刘海有些长了,被镜框弄出一个弯弯的弧度,一双好看的眼却是心事重重地藏在镜片后边。


所以为什么要来呢?

回去吧,回去吧。他没看到人就会乖乖回去了。

只看一下他的手好了没有就马上回去。

对,只是来看一下他的手而已。


像是自我认可一般重重点了点头,朱正廷伸手推开了通往天台的门。


哪知刚迈步走出去就被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淡淡的香水味扑向鼻腔,这瓶香水还是朱正廷在蔡徐坤拿第一个一位时送他的礼物,这么想着心里莫名觉得好受了些。


我好冷,也好想你。

蔡徐坤把脑袋埋在朱正廷的脖颈,有意撒娇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温热的气息落在朱正廷的耳际惹得耳尖微微发红。


朱正廷的双手还是酷酷地插在衣兜里,没有回抱挂在身上像个大型犬一般的青年。


你的手...怎么样了

说着藏在兜里的右手忍不住握紧了一管被捏得有些变形的药膏。


手很红,很痒,还有点疼。

一颗金黄的脑袋在肩上使劲蹭了蹭,一只揽在后背的手却得寸进尺地滑到了腰际。


没有预想中的反抗,蔡徐坤忍不住咧开了嘴角。

你帮我涂药好不好?

......嗯。


吃准了朱正廷不会拒绝装可怜的他,蔡徐坤不禁感叹这手过敏得真是时候。


评论 ( 11 )
热度 ( 4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