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廷】【乾坤正道】无题 一发完

蔡徐坤 x 朱正廷

设定: 正正遇到心动的人后才分化第二性别( ¯ᒡ̱¯ )و


自成年至今,从未经历过发情也不知信息素的味道为何物的朱正廷毫不迟疑地在节目的个人信息表上勾选了Beta。他时常为自己不会轻易招致麻烦的第二性别深感幸运,不必在情欲的支配下做出不得已的选择是上天对他的眷顾。

在center以两票之差被夺走的当晚,朱正廷躲在一个狭小的练习室里独自练习。事实上这个练习室所处的楼层又高位置又偏远,不过好在十分安静,隔绝了许多嘈杂声音。

多年的练舞经历让他的身体得以迅速地记忆连贯而复杂的舞步,可是在动作干净凌厉的同时完整地唱出高音对他来说仍是不小的挑战。

可能是长久的不间断练习让身体不断升温,朱正廷忽视了莫名的燥热径直打开了窗,又将空调温度调低了些,殊不知一股香味正悄悄地从窗口溜向外边。

午夜零点十五分,大部分练习生三五成群地从训练楼走回宿舍。因忘带随身听而折返的蔡徐坤站在楼下揉了揉鼻尖,疑惑地想怎么会有草莓牛奶的味道四处飘散,怪香甜的。

不知怎的就想起了朱正廷,不可否认的是从第一天起他就是自己的重点关注对象。每天同在A班的练习室挥洒汗水,眼神时不时就飘到这个年长两岁的哥哥身上,不带感情地停留一会又悄悄地收回自己的窥探。

作为个人练习生,在每个人都将精力都消耗在高强度的训练之时,蔡徐坤还没能交到要好的朋友,也会暗戳戳地羡慕组团来参赛的选手。但是对于朱正廷时不时搭在Justin肩上的手臂,他隐隐有种不悦的情绪。

等级评价那天轻盈飘逸的舞姿时不时就在脑内循环回放,还有在衬衫的遮掩下仍若隐若现的劲瘦腰肢,在眼前一闪而过的还有胯骨处露出些许的刺青,想着想着脸颊竟然发烫起来。

捡起被落在角落的随身听随手塞进口袋,蔡徐坤用冰凉的双手拍了拍发热的脸,仰头看着天花板深呼了口气。

莫名觉得口干舌燥,而那草莓牛奶的甜味愈加浓重起来。

身为Alpha他大抵明白这是某个忘记服用抑制剂的愚蠢Omega散发的信息素,在这种紧要关头不提前服用抑制剂极有可能会被勒令退赛。

蔡徐坤心想我就大发慈悲找到这个人,然后无情无义地把他丢给节目组,循着味道向楼上走去。

七楼只有走廊最角落的练习室仍亮着灯,蔡徐坤大步走过去一把推开门,却见室内空无一人,大开的窗外风声猎猎作响。迎着风被吹的一哆嗦,不假思索地上前就要关窗。

转过身正打算关灯走人的蔡徐坤看到立在门口的人心脏忽地漏跳一拍,继而危险地眯起眼睛,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无论是名字还是行为举止都自带一股凛然正气的人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吗?

身上仅着一件白色短袖的人低垂着眼睫,刚刚被冷水拍洗过的脸显现出平日难以见到的苍白脆弱,透明的水珠顺着线条完美的下颌线滴落脖颈,顺势落入到白T内无法窥视的地带。浑身散发着一种不自知的诱惑气息,既纯洁又性感,挠得人心痒痒。

你是Omega? 蔡徐坤挑眉,发问的语气却显得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肯定句。

朱正廷一愣,显然没有考虑过自己突然的失常是因为这个原因。握紧了拳头让指甲陷入肉里试图保持清醒,脑子却越发乱得像一团浆糊。

能动手就尽量别动口。蔡徐坤走上前将人拉到怀里顺势将门带上,把朱正廷牢牢圈在门和自己之间。侧头将嘴唇贴在对方的耳侧,轻声低语一句我可以帮你。五个字轻飘飘地落入朱正廷的心里,砸出一个大窟窿。

察觉到对方的温顺,蔡徐坤伸手掀开T恤的下摆抚上后背,一阵撩拨点火,引得朱正廷不情愿地发出细密的呻吟,滚烫的身体却很自觉地贴到对方身上去。

......

第二天一早的A班。
路人甲: 兄dei你今天早上喝草莓牛奶了?
蔡徐坤: 嗯୧(๑•̀⌄•́๑)૭贼甜












评论 ( 26 )
热度 ( 653 )